位置:首页 > 汽车保险 >

历年北京车展之回忆

作者:四川新闻 | 发布时间:2018-12-21 17

说着说着,北京车展就又到眼前了。昨天在新浪“围脖”上看到一汽车族杂志哥们发了这样一个帖子,“来说说你车展经历吧。可以多选啊!A:各种礼品 B:挤 C:美女 D:胸 E:大腿 F:腿酸 G:累 H:烦 I:信封 J:语无伦次 K:噪音 ……”呵呵,看完后哑然一笑。好熟悉场景,仿佛前几届车展都还历历在目似

年年北京车展、上海车展,似乎在每一年4月,都已经习惯了要有这些个程序要走。媒体、握手、寒暄、不停电话 、专访、VIP、盒饭、要票人、噪声、污染,最后到接近于崩溃,拖着疲惫身躯和灵魂,回到自己城市,为来年车展准备重新来过…… 也正因如此,似乎让我早已忘记了长春春天是什么样子。

每年车展都会跟每个参加人留下很多这样或者那样回忆,观众、组委会、媒体、厂商、运营公司、模特、演出人员、服务人员,整整一大套人忙活着,记录着,回忆着。

又到车展时,忽然让我怀念起那些现在已经离开,而当年和我一起战斗在北京和上海车展同事们。

老杨同志。当年北京车展在老展馆时候,集团在亮马河房间已经没房。老杨、老孙和我拉着行李,打车数十元,跑到左岸公社那一酒店去住。怎奈那边也只有一房了,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入住,然后我躲进厕所,老杨装病在床,老孙告之服务员房间有客人感冒很重,需要加床被子……

冉芙蓉同志。想当初,集团车展上所有品牌都在,光是工作人员就几百号,七荤八素,谁也照顾不来,别说展品和宣传资料,就连吃饭喝水上厕所都是大问题。冉芙蓉,一中文硕士,文学女青年,居然能在车展上把我们吃饭大问题安排很好很好,而且饭后水果、下午女生零食也有算计。时不时还来上那么几段,让大家紧张心情能够稍微释怀一下。

大镜子同志。严格说,应该是从参加革命开始,就是参与了展览工作,每年无数个车展都会出现她身影。记得那是08年北京车展,是第一次到新场馆参展,秩序尚显混乱。我带着几辆拖车,背着参展展车准备进场馆。怎奈门口数十款参展车辆挡路,实在没有办法进入,马上致电大镜子同志。只见她斜挎着小包,手里拎着入场证,直奔这边,来了后让我等先行进去,剩下事她来解决。我本想,堵成这摸样,根本没办法进,怎知,当走远了我再回头看她时候,发现她正在用身体挡住了其他参展车辆,而我们车浩浩荡荡进来了。

平兄同志。他有句话,让我记忆犹新,“站过一次北京车展才能算干过公关啊”。他来我们这时候,是为了能够和车模接触比较多来,虽然后来他一直否认,但此事早已被大家所诟病。那年北京车展有个W7馆,倒霉就倒霉在一个零部件展也和整车放在一起,一领导致电说到展馆门口了,我和平兄立马去接驾,怎知人家居然在W7馆了。只见两个穿着正装人,夹着雨伞冒着细雨,在大步流星疾走,这时平兄问我:“你现在速度是最快了么?”“没,我还没全功率呢!”

马马马同志。她就是北京车展一个梦魇,这丫头居然能用7个证导进来30-40人。那次北京车展媒体专访,几乎新展馆8个馆都有媒体展位,貌似给领导安排专访需要每个场馆之间飞才能来得及。马马马头天就将八个馆走了个遍,就差点没画出来媒体专访路线图或者攻略了,第二天只见她带着领导飞驰于各个场馆之间。有同事说,早知道准备个自行车好了……

闫皓皓同志。很难想象一个体重200 人在车展上站一天会什么样,而他做到了。虽然只参加了一届车展,但是让所有人都记住了他那被汗水打投了西装和湿漉漉头发。

策哥同志。我们冲动过,但没策哥冲动,看了一天模特后,断然决然抢在商店下班前刷了一单反照相机。买完后,策哥被调离了车展工作。

写到这里,想起了这些兄弟姐妹们,心里暖暖

再后来,北京车展还会再继续,而还会有同事会离开这里,可能是你,也可能是我。

总之,让我们一起好好珍惜这段岁月吧。

北京车展,我来了!

 
更多>>精品推举
更多>>最新图片新闻